欢迎访问温州新闻网官方网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国际新闻 民生新闻
时政新闻 经济新闻
军事新闻 体育新闻
部委信息 政坛人物
时事观察 政策解读
法治生活 法律法规
安全生产 食品安全 生态环保
健康卫生 房产商情 财经在线
娱乐资讯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产业
中华情缘 书画收藏
报料投稿 查询系统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时事观察 >

当代版的“窦娥冤” 贵州毕节杨秀云替丈夫伸冤三次被抓将刑讯逼

时间: 2019-02-18 12:22 作者:1433135580 来源:未知 点击:

当代版的“窦娥冤”

贵州毕节杨秀云替丈夫伸冤三次被抓将刑讯逼供者告上法庭 

本网讯 (正义者 报道)贵州省毕节市杨秀云女士在丈夫被抓后自己也稀里糊涂被当地检察院以纪委名义三次直接送毕节市纪委警示教育基地。2018年11月1日,杨女士将当时对自己进行刑讯逼供的张俊、方世界、刘佳祥三名当事人控告到最高人民检察院请求追究其刑事责任。2019年2月15日,笔者专程赶到毕节了解情况。笔者感叹:这真是当代版的“窦娥冤”。

   杨秀云:三次被抓他们对我进行刑讯逼供

现在,我们来了解一下杨秀云的惨状:

杨秀云说:2016年7月8日,我的丈夫邓俊波(时任贵州省毕节市金海湖新区管委会书记)被当地检察院以纪委名义被带至毕节市黔西岔白的“毕节市纪委警示教育基地”,后在该地违法违纪拘禁长达86天;2016年7月28日早,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我被检察院的何君等人强行抓上了汽车,直接送到了该纪委警示教育基地110房间,违法违纪拘禁29天。我在里边遭受各种非人折磨、他们用弄死我来威胁,之后才获得了我的“配合”,在各种预演和排练成功后,2016年8月25日,我被从纪委警示教育基地带到黔西检察院做好了同音同录后才被释放。我回家后全身溃烂被家人送进医院抢救。

杨秀云哭诉:2016年9月12日,金沙检察院陈肖当着邓俊波律师邓永东的面,在七星关区检察院对面强行抓正在住院治疗的我上车,邓律师要求其出具手续,陈肖说,纪委安排抓人没有手续。上车后,又将我直接送到该基地的110房间。要求我配合写自述材料和保证书,张俊不准我睡觉(两天两夜),当时张俊还说:如果你再去告我们,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要你儿子没有父母!(杨秀云发毒誓说:我所说的句句真实,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杨秀云最后说:2016年9月14日,检察院谢军打电话给还在住院的我说组织关心被双规人员,买了月饼要求家属送去给我丈夫邓俊波,我由于害怕再被关,因此我和丈夫邓俊波的父母、七舅一起来到毕节市纪委。在市纪委办公室里,检察院谢军等3人又强行把我抓走,送到了该基地的108房间,违法违纪拘禁9天。由于我当时生病严重,他们就加大了折磨的力度,5天5夜不让我睡觉和休息,检察院的伍燕对我说:你死了,我们最多写个检查。我被用死亡威胁和抓儿子等手段,被迫“配合”检察院,于2016年9月22日被从纪委警示教育基地带到黔西检察院去做同音同录。我被非法拘禁3次(合计40天)、我丈夫的弟弟邓俊勇被非法拘禁27天。同时,我的弟弟杨正荣被骗说去该基地接姐姐,也被从白天非法拘禁之后半夜(有电话记录为证)。

律师:关于杨秀云控告被非法调查40天的律师意见

根据杨秀云本人亲身经历过程的陈述,山东诚信德律师事务所出具律师意见如下:

 杨秀云陈述经过为:2016年7月28日上午,毕节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工作人员打着纪委的旗号,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将杨秀云强行带至毕节市黔西县岔白双规点进行审问,并采取4天4夜不让睡觉,只让座在塑料板凳上进行多人分组轮流审讯。期间还对其进行威胁、欺骗、指供、诱供的非法手段审讯28天,没有制作任何的调查笔录或询问笔录。在杨秀云无法忍受被制服后,逼迫其拍摄受审手机视频用以威胁丈夫邓俊波。8月25日让经过多次排演过关后才将其带到黔西县检察院询问室制作了一份按侦查人员意思编写的询问笔录,该笔录中杨秀云按侦查人员意思认可邓俊波交给她受贿款90余万元。笔录制作完毕让其回家。出来后杨秀云向毕节市纪委举报控告这一非法行为,并声明笔录不是真实意思表示。2016年9月12日上午,杨秀云接到金沙检察院陈潇用电话(检察院电话号码0857-8318042)通知,让其在配合调查,杨秀云在律师陪同下在七星关区检察院楼前路边等候,杨秀云和律师要求来人出示证件和手续才能带人时,来人只说他们是毕节市纪委领导安排来带人走的,其他一概不知,最后杨秀云被强行带上警车。仍将其带到黔西县岔白双规点,这次限制自由2天,未制作笔录,主要是用语言威胁杨秀云不要再控告了。9月13日下午杨秀云被放回。9月14日,毕节市检察院办案人员再次给杨秀云打电话,以组织上买了月饼,要求由家属送去给邓俊波为由(邓俊波被关在黔西县岔白双规点),将其骗至黔西县岔白双规点,再次将其限制人身自由,并对其多人轮班连续审讯5天5夜,不准许睡觉和休息,在审讯中,侦查人员采用非法拘禁、威胁、诱骗、串供、指供、编造等手段违法违规取证。并不制作调查笔录或询问笔录。杨秀云无法忍受只有屈服,9月22日,经过多次排演过关后再次将其带到黔西县检察院询问室制作了一份按侦查人员意思编写的询问笔录。该份笔录被作为指控邓俊波犯受贿罪的证据提供给法院。笔录制作完毕后杨秀云被放回家。此后,杨秀云为此已多次向多部门控告无果。毕节市纪委认为调查行为是检察院人员做出的,应找检察院控告,毕节市检察院却表明是协助纪委办理案件,是纪委的调查过程,应控告市纪委。

 针对杨秀云的陈述,2月14日晚上,笔者在毕节会见了山东诚信德律师事务所律师邓永东,他说:根据杨秀云的事实陈述,我们认为,毕节市检察院和毕节市纪委对杨秀云的调查行为,存在大量的违法之处,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本案毕节市检察院反贪局以张俊为首的办案人员,分三次对杨秀云限制人身自由审讯共计40天,是严重的非法拘禁行为。《宪法》第37条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拘禁和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或者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毕节市检察院的办案人员既没有初查立案,也没有侦查立案,更没有对杨秀云采取强制措施的法律手续,根本无权对其进行调查审讯和强行限制人身自由。如果毕节市检察院的办案人员是以纪委的名义对杨秀云采取的强制措施,更是严重的违法行为。因为,纪委作为党的纪律检查机关,所进行的纪检调查属于党内违纪调查,不属于刑事诉讼活动,对既不是党员又不是公务员的普通公民杨秀云,更无权采取强制措施。2003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就在《关于人民检察院在办理直接立案侦查案件工作中加强安全防范的规定》做出过明文规定,其第12条规定:“不得借用其他机关的行政、纪律措施控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得参与其他机关对违法违纪人员的看管。”对罪嫌疑人、被告人尚且如此,对协助调查的杨秀云,更是如此。因此,毕节市检察院的办案人员无论是按照司法程序还是纪委的调查程序,都无强行权限制杨秀云人身自由40天,是非常严重的非法拘禁行为。其所谓的按纪委领导要求带人的理由,使得应依法办案的司法部门,成为了依领导意愿及指示办事的某些领导私家军,这是对国家宪法的公然践踏。

 二、三次将杨秀云强行带至黔西县岔白双规点,办案人员都未出示任何证件以及相关的调查手续,明显违反法定程序,无论是纪委的调查程序和检察院的初查、侦查程序,都规定了要向被调查人出示证件以及调查的相关手续,而办案人员仅以纪委领导安排来替代法定手续,是程序违法的充分表现。

 三、非法拘禁期间的获取证据手段严重违法。对于获取证据手段放任严重违法性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1,逼供行为违法。在被非法拘禁的40天的审讯当中,办案人员采取了刑讯逼供、威胁、诱供、指供的方式,第一次限制人身自由,进行了4天4夜不让睡觉、不让休息,办案人员轮流连续审讯的方式,第三次是5天5夜这样对待杨秀云,这是一种给杨秀云造成巨大身心痛苦,难以承受的行为,已达肉刑的程度,是一种变相肉刑。同时又以邓俊波身体已经不行了,早承认邓俊波也少受罪以及不承认会抓他们的儿子相威胁。而事先进行排演,让杨秀云按办案人员实现写好的内容进行供述并制作笔录,又是一种特别严重的违法指供制作虚假证据行为。虽然办案人员是一纪委名义非法拘禁杨秀云,但从到最后都是在排演合格后带到检察院制作询问笔录(笔录内容看夜是以检察院名义制作)的情形看,明显是检察院的初查或侦查行为,结合如此严重的变相肉刑的行为,我们认为办案人员的行为已经构成刑讯逼供罪。

  2,不供不记行为违法。所谓不供不记,是指在制作笔录时,被询问人做无罪或罪轻辩解以及所做陈述不符合办案人员意思时,不予记录,只有做出的陈述符合办案人员的意思,才进行记录。在40天的审问过程当中,办案人员大部分时间是采取的全天候审问,但却不作任何记录,无论杨秀云如何否认、辩解,对此真实表述,一概不记,也不制作笔录,只有当制服杨秀云后,才排演多次,认为合格,才进行笔录的制作。这是严重的违反规定程序,无论是纪委的调查程序还是检察院的司法办案程序,都严格规定了办案人员在询问证人时,每次调查、询问都必须制作笔录,并对被询问人如实记录的规定。而对杨秀云40天的审讯中只在8月25日和9月22日被带到检察院制作了笔录,其余38天的审讯却没做任何笔录,这种不供不记、按设定记录的行为,也是违反法定程序的。

  四、调查人员身份混乱。对杨秀云进行非法拘禁并非法取证的人员是毕节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张俊为负责人的全部检察院工作人员,并没有纪委的人员参加,而根据纪委调查案件的程序,纪委办理的案件,必须以纪委调查人员为主,司法机关协助参与调查只能进行一些辅助工作。因此,而对杨秀云的取证,是以纪委名义进行调查,但整个调查过程全部由检察院承担,无纪委调查人员是违反规定的。尤其是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人民检察院在办理直接立案侦查案件工作中加强安全防范的规定》又明确检察院办案人员办理案件“不得借用其他机关的行政、纪律措施控制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得参与其他机关对违法违纪人员的看管。”那么根据该条规定,即使是检察院自己办理邓俊波受贿案件案件,却以纪委名义非法拘禁杨秀云也是违法的,特别是在整个过程中,相同的办案人员,在这一时间他是纪委办案人员,到下一时间他又变成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审讯杨秀云的办案人员按照自己的意图不断的变换着自己的身份。这是对法律的玩弄,对神圣司法身份的一种亵渎。明显违法。这也是造成市纪委和市检察院对待杨秀云控告来回踢皮球的重要原因。

以上律师意见是受杨秀云委托,仅依据杨秀云本人陈述的亲身经历作出的法律意见,希望对杨秀云有所帮助。

相信大家会问:杨秀云的丈夫邓俊波到底犯下多大罪行导致自己坐牢还连累了自己的妻子以及其他亲人?杨秀云哭诉:我的丈夫他是冤枉的,是被刑讯逼供的。杨秀云所说是真的吗?敬请关注跟踪报道。

转载地址:http://dongfangxinxun.website6534.yizhanwei.com/news_detail.php?id=1650403

(责任编辑:1433135580)

国际新闻

更多>>

民生新闻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机构介绍 | 报社动态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查询系统
Copyright©2014 www.relli-shechter.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温州新闻网 企业信息
QQ:1433135580中部崛起B2B为你服务 QQ:1433135580为你服务